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桃花岛农家乐 >> 正文

【东北】那些年母亲给我的耳光(散文)

日期:2022-4-19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多年以后,母亲每每跟人谈起我和弟弟,总忘不了谈及我童年时她打我的那些耳光。

母亲是个很典型的农村妇女,她有着农村妇女所有的美德和缺点。她非常勤劳,在那些艰苦岁月中也能让我们一家老少吃饱穿暖,而且,还能攒出钱来送我跟弟弟上学,从不拖欠半分学费。她非常好胜,如果村里有哪一户人家当季的农活先干完,我母亲就要第二个完成当季的所有农活,而且一定要比第一个完成的人家做得漂亮,做得细致。如果自己一家人干不完,她找人帮忙干也一定要争得这个第二。虽然,在我们眼里,她这种好胜并没有什么意义,但是,在她看来,农活讲究的就是个时机,当季的活晚一天结束,都会影响庄稼的生长。

在家里,她总是占据绝对领导的地位,即使偶尔她有不对的时候,家人也不会太过反对,她占理的时候居多嘛。她也有自己的缺点,比如重男轻女思想,对待孩子总是太过急躁等等,但是,在过去的岁月中,母亲从没有承认自己有如上所述的缺点。

在母亲正直青年的那个时代,农村都流行“棍棒底下出良材”的育儿理念。我母亲更是把这一理念发挥到了极致,她认为,鬼都怕打,所以孩子都怕打,没有打解决不了的教育问题。我从小便是在她这种教育实践下茁壮成长起来的。

母亲历数给我的耳光时,充满忏悔,但我却感激和反思她每一记耳光在我成长路上的功用。今时今日,我很感激母亲那些年给我的耳光。

一巴掌打得我学会了“理财”。其实这一巴掌的滋味我已经记不太清楚了,那时我刚刚上学前班,对此事的记忆已经十分模糊。但母亲在谈及此事时,我又很确信我确实挨过母亲重重的一巴掌。那时候的人民币很值钱,一毛钱可以买十颗水果硬糖,或者可以买两个大肉包,又或者可以买两根绿豆冰棒。可也正因为人民币值钱,农村百姓也很缺人民币。一般情况下,我跟弟弟是很少接触到钱的。所以,我对花钱购物的问题从来没有概念。

可是,有一天学校的老师让我们准备一本新的拼音本,我回来跟母亲一说,母亲当即从柜子里面的红布包里掏出一张钱给我,让我自己去学校的小卖部去买。第二天,我没有一大早就去小卖部买本子。可一上课老师就要用,我没有办法,急得差点掉眼泪。后面的一个小朋友说,我有一本多的,我卖给你。我千恩万谢地拿着自己的钱换回了她的拼音本。

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,我没有觉察到丝毫不妥。过了两天,母亲问我:“丫头,前两天给你的钱你买了几个本子?”我很坦然地回答:“一个。”母亲很平淡地继续问:“那你剩下的钱都干什么了?”我吃惊地说:“我没有剩下钱啊!”母亲以一种非常严肃的态度跟我说:“你剩下的钱买了吃了就吃了,买了玩的就玩了,你只要告诉我你的钱怎么用的就行了。”我一时蒙了,觉得自己非常无辜,我是真的没剩下钱,也没有买吃的玩的东西。所以,我很坚定地说我全都买了本子,没有剩下钱。母亲看到我无辜的表情,觉得我说谎都不带一丁点儿害怕的,所以指着我的鼻尖说:“你要是继续撒谎我打死你,我把你的嘴撕烂,看你还敢瞎说……”

我早就被她吓得魂不附体了,根本不知道怎样去辩白。她想了想说:“你在谁手里买的本子?”我说在一个同学手里买的。我刚说完,她就狠狠一巴掌扇过来:“你怎么就这么笨呢?多少钱一个本子你都不知道你就买?我给你的是两角钱,你就只买了一个本子……”我的脸被打得火辣辣的疼,但是我顾不得疼痛,我已经明白我的错了,我恨那个可恶的同学不告诉我本子多少钱,也恼自己竟然不知道本子多少钱一个。我心里正在不断反省的时候,母亲的嘴一点都没闲着,粗暴地骂我是个猪之类的话,一边给我广泛地举例子:谭家的几个女儿都是学堂门都没进过,她们上街称东卖西从来都没有出过错;你奶奶一辈子连扁担倒下来是一字都不知道,也没有说把两角钱当成五分钱用掉的,怎么就我们家养出你这么一个猪来……

母亲历数村里文盲的“丰功伟绩”,目的就是让我明白我这个正在上着学的人不能连钱都不会用。她的这一番说教远比那一记巴掌对我还要凑效,我听着听着,就开始自惭形秽,自己都恨不得扇自己两巴掌。我恨恨地跺脚,顾不得已经快要天黑,对着母亲说了一句:“妈你放心,我去把钱要回来。”说完就头也不回地向那个同学家的方向跑去。

去要钱的过程虽然有些曲折,但还是成功地要回了我自己的钱。我同学因为私自“涨价”卖给我本子,用两毛钱买了好多吃的,还不回来我的钱,她的母亲也给了她“竹笋炒肉”一餐。最后她父亲也是在房间里好一阵摸索找给我一角五分钱。交回一角五分钱给母亲的时候,我向她保证,以后一定不会再这么糊涂,我一定会管好每一分来之不易的钱。

母亲说,从那以后,她给我多少钱让我出门买东西她都放心,我每次回来每样东西都报价精确。其实,从那以后,我每次买东西之前都会寻遍每一家铺子,我想让每一分钱都用在最需要的地方。即便到后来上学住宿,母亲给再少的钱或者再多的钱,我都能安排好自己的生活,不像其他同学那样一周的头三天过得很风光,后面的日子都要靠赊靠借。我始终像母亲一样管理自己手上的钱,本着细水长流的原则,不让自己太奢侈,也不让自己太寒酸。即便到了现在,我守着微薄的收入,也能将家人的日子打理得井井有条,还能将有限的积蓄发挥出作用。现在看来当初那一巴掌,让我懂得的不仅是一分钱买多少东西的道理,而且我明白辛苦挣来的钱每一分都要合理的使用。

一巴掌打得我懂得了学习只能靠自己。我坚持上学这件事,在我们村里一直是个奇迹。原因很简单,我们村里的女孩大多数是只上三两年学的,懂得写自己的名字,懂得100以内的加减运算就可以闯荡村子闯荡乡镇了。乡亲们都认为,女孩读那么多书是没有用的,读多了反而是害了姑娘家,因为没有哪家愿意娶个厉害的媳妇儿。可父亲母亲对我上学一事态度非常开明:只要我学习成绩好,能够读到什么程度,他们都会想办法让我上学。虽然他们态度开明,但前提是我成绩比较优异。这种态度,我从进入学前班的那天就相当明确了。所以,在课堂上我几乎从来不打野,总是认真听讲,每次考试的成绩也都足以让父亲母亲兑现自己的承诺。

一直认认真真的我似乎找不出什么可以让母亲挑剔,但是,有一天放学,我被语文老师留下来了。原因是我查字典的作业没有完成。老师把我连同几个没有完成作业的同学一起罚站,在全校同学整队回家的时候让我们面向全校师生作检讨。我作为一名成绩优秀的学生与长期不做作业的同学一起作这种检讨,觉得无地自容,还没开始检讨就痛哭失声。做完检讨还不算完,我们一直被罚站到老师们开完会的时候才被允许回家。因为天快黑了,我们村里的孩子早都回了家,母亲干完所有白天该干的事情才想起该来找一找我。在半路上母亲看到了落魄的我,我原以为她会看在我饱受折腾的份上安慰一下我,谁知她一看到我就火冒三丈,喝问我到哪里去了。我据实以告,她一听就来了气,一路骂我不争气,说我丢尽了脸,连商老五家养的傻子都没有被留到天黑,我还被留到天黑,当真是连个傻子都不如。

母亲说什么我都能忍受,唯独听到说我连傻子都不如让我特别难受。于是我奋起反驳,本来字典没查就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作业,那些字我都认识,非要让我在那些字后面写上页码。我又没有字典,当初学查字典的时候是你们没有给我买字典,从别人那里借一本字典,学完就还给人家了。你们自己没读多少书,以为买字典就是为了学一下查字典的方法,老师让买,是想我们用字典自学的。我要是连傻子都不如,那也是被你们害的……我话还没说完,就被母亲揪住衣领,她对准我的嘴巴狠狠扇了一巴掌。我没有预见到她会在这个时候打我,嘴巴因为刚刚在辩白没有合拢,被母亲力道十足的一巴掌扇过来,凭感觉嘴唇应该是破了皮,因为我感觉到嘴唇上有湿润的东西在缓缓流动。母亲显然感觉到我的嘴流血了,不然她不会马上松手。她对我反驳的那句“我要是连傻子都不如,那也是被你们害的”非常恼恨,反反复复骂我是个不知好歹的东西。

终于骂解气了,她开始从细处分析:被老师留下来就是自己学习有问题,怪老师怪家长有什么用。只有那些没用的家伙才会去怪老师怪家长。怪老师有道理吗?你没有按照老师的要求去做,老师就有权惩罚你,老师只罚站是轻的,应该罚抄,罚背。你怪家长怪得到吗?班上有几个学生有字典?大部分都没有字典,那别人是怎么查了的。你现在来怪我们没有给你买字典,你自己想想看,你们班有几个人的学费是一开学就交的?大家都欠着,每天被学校的老师催债,还上什么学啊?你从上学前班到二年级,这都三年了,哪一次的学费让你操心过?你现在有学上你就偷着乐吧,还要讲条件。学习是你自己的事情,就一点作业你写不好还要找这么多理由。就算我们买不起字典,你想好好上学你自己就不会想办法的?

母亲连珠炮一样的反问将我又一次逼得无地自容,尽管我心里仍然不好受,但她说的每一句话我听起来都觉得有理。班上同学的条件比我差的确实多了去了,他们都在努力完成老师的作业,大多数同学都是共着别人的字典用的。而且,我还是想继续上学的,就靠这种表现我也不能让父母兑现自己的承诺。要知道,母亲还是有那么一点重男轻女思想的,我这个姑娘,即使读书有了出息,总归免不了要嫁给别人。

从那以后,我再也没有因为学习上的事情让母亲再责备过我。从小学到初中、高中,再到大学,我每一次升学,我母亲总是自责又自豪地感叹说:“你能到现在这个程度,全都是靠你自己的努力得来的,我当妈的半点劲都使不上。”其实,要不是母亲对我那样严苛,我恐怕跟村里同龄的女孩一样,上学三两年就要回家“修地球”了。

一巴掌打得我学会了自己的生活自己照料。我自从上学开始,几乎所有的事情都是我自己做,包括自己的衣服自己洗,自己的个人卫生自己全权负责等等。母亲没有要求我这么做,但从上学前班开始我就这样做了,所以好像从此以后我必须这样做似的。二年级放寒假的时候,天特别冷,天空飘起了鹅毛大雪。那天我们考完了试,等待着大雪停下来再回家。同学们的家长三三两两来送伞送斗笠,接着三三两两地回了家。我不奢望家里有人来给我送伞,看着大雪一时半会儿不会停,就毛着胆子冒雪回家。那天特别不巧,我早上出门的时候并没有下雪,所以穿的是母亲新纳的棉鞋。棉鞋底在雪地上一会儿就被弄湿了,冷冰冰的雪水漫过鞋袜,冻得我双脚冰冷。我好不容易跌跌撞撞回到家,母亲一看到我裤腿都湿了半截,就开始责备我不顾惜。当她看到我脚底下是那双新棉鞋的时候,她顾不得想其他的,隔着很远就一巴掌挥过来,那一巴掌打在我的后脑勺上,多年以后我回想起来还能听见那一巴掌的声响,是闷哼哼的“噗”的一声。

打了那一巴掌之后,我半天都没回过神来。不过,母亲喋喋不休地责备却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:“你这么大了还不清白,这样的鞋子你穿去上学,我千针万线给你做出来,你就这么不当回事。明晓得这种天不是下雨就是下雪,你穿棉鞋,你就是故意要折腾你妈的。你现在弄得这么湿,你等一下穿什么,你晚上洗脚了穿什么?你给我打赤脚算了。你越长越黄昏,小的时候都懂得照料自己的生活,你越大越傻。哪有像你这样吃倒饭的,你是胀饭胀苕了吗……”

虽然对母亲那一巴掌感到很气愤,但是一想到母亲纳鞋底的辛苦我又觉得自己犯了弥天大错。看着新棉鞋比泥地上的癞蛤蟆还要丑陋,我心里也很心疼。尤其是想着这双棉鞋不到明天是烘不干了,这么久的时间我都要穿着胶鞋烤火,胶鞋被熊熊大火一烤,里面就会生出汽水,要把我的脚蒸出水泡来的。脚一发热,脚上的冻疮又会伺机发痒。想想这难熬的种种,我就开始检讨自己了。

母亲看着我窘迫的样子,第一次对我意味深长地说:“你现在长大了,要懂得自己照料自己的生活。现在条件差,大人也是没有办法,你自己不把生活安排好,还是只有自己受苦,大人哪有那么多精力来管这么细的事情啊。以后啊,妈也不会下重手打你了,你自己都长大了,再挨打,就真的是连傻子都不如了……”

从那以后,母亲还真是再没有动手打过我耳光,我一直很小心地安排自己,尽量不让父母操心。但是孩子毕竟是孩子,还是难免会出些差错,但是母亲都忍下去了,没有动手打我。就像有一次,我都快小学毕业了,我拿着家里所有的钥匙出门弄丢了,全家人都急得团团转,不得已只好敲掉了大门锁和其他几把锁。母亲砸锁的时候非常生气,只两下就把锁砸断了,我知道她把气都撒到了锁上。后来我问她为什么没有打我,她说:“孩子大了再打也长不了记性,打了长记性的时代是孩子小时候的事情,你记着,我不会因为同样的事情打你第二次,我也希望你不会因为同样的事情再惹我不高兴!”

现在,母亲对她的棍棒教育略有悔意,因为我现在跟她的关系不像她想象中那么亲密,她总觉得是我小时候她打我太多影响了我们之间的亲密关系。其实,我知道她当年打我耳光虽然粗鲁了一点,但是讲的都是些朴素的做人做事的道理。她对我的严苛,使得我更加坚韧,终于使我从山村走了出来,不然,我可能跟我弟弟一样,到现在都没养成良好的习惯,到现在还像浮云一样到处飘。所以每逢她感叹弟弟不听话的时候,我总不忘记说她常说的话:“他小时候挨的耳光少了,没有长记性。”

癫痫病是怎么控制发作的
治疗儿童癫痫要怎么做
卡马西平片能治好癫痫吗

友情链接:

买牛息戈网 | 马克华菲七匹狼 | 福州唱歌培训 | 常盘贵子张国荣 | 暑假去三亚 | 出国留学要求 | 双螺旋压榨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