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随州技术学院 >> 正文

【丁香青春】讹先生小传(小说)

日期:2022-4-19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凡事都有利弊。造物主造就了人类,不可能清一色的全是正直善良的好人,也会在他打盹的一瞬间,甩出了一些不该出世的另类人。在平阳大地还真有这样一位,人称“讹先生”。

“讹先生”本姓何,他生来擅长干些不地道的事,比如,人不小心碰他一下,非要你赔些钱才能了事;看病吃了药不见效,非要医生赔偿等等。因此,大伙就给他起个绰号“讹先生”。反正“何”与“讹”谐音,说快了,听不出是“何”还是“讹”。

这年,“讹先生”所在厂子精简编制,50岁一刀切,他正好被切下来,讹先生一宿未眠,一个计划在他脑海里形成了。第二天,他在镜子前又刮又剃,收拾了好长时间,精精神神的出了门。像往常一样上了班,签了到,坐在办公室,像真的一样,拿了份报纸看起来。上班的人陆续来了,在门口叽叽喳喳的议论:今天侯厂长又不得安生了。坐了一上午,没人理睬。眼看墙上的钟表时针指向11点了,讹先生坐不住了。他箭步冲向侯厂长办公室,在不提防的情况下,拿走了侯厂长桌子上的文件袋,扬长而去。

“这就是资本,非要向他讨个说法,弄点钱。”讹先生一路洋洋自得。下午,老讹又想好更损的一招。坐在办公室等候厂长上门索要文件袋。

一小时,俩小时,三小时……

“这家伙还真不要了?”老讹想。“他不要了,我要它何用?”

老讹眼珠子一转“不行,我要主动出击”,他马上装成犯病的样子,捂着胸口顺椅子瘫倒在地上,口吐白沫,浑身发抖,他这一招吓坏了生性软弱的侯厂长.

“快、快、快送医院”,侯厂长果然中计了。老讹就是个病秧子,常年住院,这回可找到出医药费的人了。

老讹住在医院好不惬意,住的舒服,不用干活,还有陪护,他想:生病就是天底下最好的事。第一天、第二天、第三天怎么不见老侯的踪影?“这个混蛋,竟敢这样对我,打铁的不识火色”,老讹愤愤不平,拿起电话:“侯厂长,你来医院,我有急事,不来后果自负!”咔嚓一声,搁下电话。

侯厂长接到电话,在办公室踱来踱去,去还是不去?办公室张主任与老讹是同乡,他太了解老讹的为人了,劝厂长说:“厂长,你还是去吧!辞了他,心里不平衡,正在找你的碴呢,老讹有个亲戚在市委呢,你别因小失大啊!”

侯厂长哭丧着脸,张主任提着礼品,小赵开着车,三人一行直奔医院,给老讹通个电话:“老讹啊,你在哪个病房,我们来看你了。”

老讹不接电话不要紧,一接电话马上不得了了,晕过去了!医生护士忙坏了,输氧气,插管子,忙的不可开交。

老讹半睁着眼晴嘱咐主治大夫王主任,侯厂长来你接待,必须让他出这次的医药费,否则我可没钱……王主任是位和蔼可亲的女大夫,性情平和,经不住老讹的花言巧语,再说,科室都承包了,他不交医药费,我们医生护士这个月工资奖金就泡汤了。王主任无奈地接待了侯厂长。

“这人病的不轻啊?”侯厂长问。

“老毛病了,必须治,预后很差,已经发展了啊!”王主任回答。

“那你尽心治吧!王主任,您费心了。”

“医药费的问题?”王主任追问。

“你不是说老毛病吗?他不在我们的编制,是临时借调。你也知道,我们是支付盈亏单位,效益不好,在编人员的医药费都没着落,不要说编外的了。”侯厂长一脸忿忿然。

趁王主任出去的当儿,侯厂长一行,逃跑似的跑了。老讹听说人走了,一骨喽从病床上爬起来,直追到医院大门,那辆红色的面包车拖着一缕黑烟夹着尾巴逃跑了。老讹也有失利的时候。

话说讹先生看着侯厂长不吃这一套,回到病房心中急又疼,这一折腾账上又得加几百,这医院黑着呢!眼看要过年了,今年又没三十,医生护士心里都浮浮躁躁的了。

老讹茶不思饭不想,这次亏可吃大了,他辗转反复,一夜未眠,天亮想出一招,羊毛出在羊身上,一不做二不休,讹医院,王主任性情温柔豁达,全科室没一个男的,经不住吓唬的。

说来凑巧,医院后勤科,为了患者安静方便,要在每张床前隔个帘子,趁着过年病人少,加个班把这事给办了。

第一天(腊月25)工人师傅进来,老讹说先安其他病房的,我不能听电钻的声音,工人退下。

第二天(腊月26),老讹说,我明天就出院,你们再安吧!工人退下。

第三天(腊月27),一推门锁着,工人师傅好高共,赶忙叫来护士开了门,不到半小时,装上了,工人长出了一口气,总算完成任务了,这是最后一个房间,可以回家过年了。

 下午,老讹出现在病房里。“老子不在,你们随便进我房间,我的存折丢了,谁赔?!”叫骂声回荡在空空的楼道里。

医生护士一起出动,像炸了锅,主任不在,回了上海老家。医生护士乱作一团。比过年还热闹。哈哈哈,老讹窃喜。

老讹单身多年,第一任死了,第二任分了,讹了5000元(五千),第三任拜了讹了50000(五万),第四任跑了没讹着。在医院折腾这些女孩子,挺有趣,比在家还热闹。哈!哈!哈!

老讹高兴之余感觉嘴里咸咸的,不好,上呼吸道又出血了,老毛病了,他心中有数,可吓坏了那位护士长和副主任,老讹拒绝治疗,生气着急不吃不睡,脸色蜡黄蜡黄,如挺尸。

无奈,护士长赶快与主任联系,主任不敢怠慢连夜飞回。

动静闹大了,惊动了院方。院长副院长都出动,批评通报本科室医生护士,扣除本月奖金,院长亲自道歉,哀求老讹配合治疗,老讹豁出去了,不要命了,非要医院给个说法,答应我的条件才治疗,否则不配合。这叫什么事啊!

N医院半年前因医患事件开除了医生,院长免职。新院长想,我二十年如一日,好不容易刚被提升,不能因为这点事丢了官,认了吧!院长摇摇头背着手到办公室签了“免费”两字。

 老讹一脸坏笑,我又赢了!

老讹走在大街上,心中盘算着:这些天住院花了不少钱,这钱从哪里补回来?不小心眼前一滩水,老讹赶紧往马路中间一躲,后面一骑摩托的学生模样的孩子没思想准备,一个急刹车,前边轮子蹭到老讹裤脚上。

说实话,车轮子并没碰着他,老讹却顺势往地上一躺,两只手死死抱住那学生的一条腿,大喊:“车撞人了!车撞人了!”仔细一看,那人还是个孩子,一脸惊慌。老讹窃喜,有钱了。

马上拿手机打通110,不一会儿,连人带车送到派出所,老讹往所长室的床上一躺,呻吟声高一声低一声,好不痛苦!

所长不知伤情多重,也乱了方寸。

小干事赶紧把那孩子带过来审问:“姓名?”

“王小虎。”

“年龄?”

“15岁。”

“哪学校的?”

“六中。”

“把家长叫来。”

“我爸妈在外地打工,我爷爷在家。”

“把你爷爷叫来。”

“爷爷犯病了,我进城抓药。摩托还是借别人的。”

“……”孩子哆哆嗦嗦,脸吓得惨白!

所长转过头来看看老讹,那呻吟声音更大了,所长在屋里来回踱步。他温和的劝老讹:“老同志,伤哪儿了?先到就近医院检查一下吧!”老讹喊着“动不了,动不了,不去医院,没钱。”

所长看看吓得一脸汗珠的孩子,再看看床上呻吟的老讹,左右为难。所长从口袋里掏出200元,交给干事,送老同志去医院。

老讹死活不下床,所长看出点问题。问老讹:“你不去医院,怎么判断你的伤势?”

老讹转转眼珠子:“不麻烦所长了,让这孩子送我回家,谁让我摊上这倒霉事呢?不麻烦你了。”

所长一听,这老同志通情达理,记下孩子家的地址,就点头答应了。

老讹哼哼唧唧,呲牙咧嘴的坐上摩托车,孩子哭丧着脸,驮着老讹回家。回到家,老讹把摩托钥匙抢在手中,脸色突变:“回去给你家人说,送2000元来,赎你的摩托。”

孩子乞求:“爷爷,求您了!俺爷爷犯病了,俺爸妈在外地打工,邻居大爷看俺爷孙可怜,借给我200元给爷爷买药,刚才不是给你了吗?”孩子哭着说:“这摩托车是借邻居二狗家的。呜呜呜!您发点善心吧!俺爷在家快没命了……呜呜呜!”

老讹铁青着脸,毫无表情,没一点儿同情心。

他连哄带吓,看着孩子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出了门,老讹如跑赢一场马拉松比赛,松了一口气,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的笑……

        

五 

大年初一,老讹犯病了,临汾N医院处理病情,第二天,劝老讹转院到外地去就医了……这回院长大人长长出了口气。

治癫痫病的药物有哪些
患上癫痫病用哪些方法治疗
成年癫痫早期的症状有哪些

友情链接:

买牛息戈网 | 马克华菲七匹狼 | 福州唱歌培训 | 常盘贵子张国荣 | 暑假去三亚 | 出国留学要求 | 双螺旋压榨机